• 檢討及放寬長者須以家庭為單位
    申領綜援的政策

    現時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可申請綜援,受助人平均每月可領取約$5,500應付基本生活需要。假若子女不願意作出俗稱「衰仔紙」的「不供養父母的聲明」,獨立申請綜援的長者會被拒諸安全網外。 智經建議當局取消「衰仔紙」規定,讓長者以個人單位申請綜援。在計算援助金額時,當局亦應考慮豁免計算子女給予父母的部分經濟支援,鼓勵子女盡孝之餘,亦讓長者的生活質素有所改善。

  • 設立「公共退休金」
    按經濟狀況提供支援

    智經建議設立「公共退休金」,取代現時的長者生活津貼及生果金,向65歲或以上、每月總入息不多於$5,000及資產不多於$50,000的長者,每月發放$3,200。金額隨後按長者的入息及資產按比例調整,例如入息及資產每多於限額$1,其可領取的金額相應調低$0.333及$0.005,並以較低所得金額為準,金額下限為$1,235(即現時生果金的津貼金額)。

  • 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
    政府提供配對供款鼓勵自願儲蓄

    除了公共退休保障外,強積金制度亦擔當十分重要的角色。不過在現行的對沖機制下,僱員強積金戶口的累算權益可能被減半,因此智經建議取消對沖機制,以加強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政府可考慮設定一個取消對沖機制的生效日期,在此日期前,僱主為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仍可用作對冲,但對沖機制取消後的供款則不可再作對冲。此外,政府可考慮透過配對供款方式,鼓勵市民自願供款,及早為自己的退休作好準備,長遠有助減低公共財政的負擔。

  • 促進年金市場發展
    改善安老按揭計劃

    充裕的退休儲蓄與妥善的財務規劃同樣重要。智經建議政府促進年金市場發展,特別是加強宣傳教育,讓市民認識不同年金計劃的優點以及了解如何妥善管理長壽風險。政府亦可考慮透過財政誘因,鼓勵市民購買私營機構或政府提供的終身年金,以確保每月有穩定的收入,安心、踏實地生活。 可行方法如政府可按市民購買終身年金的資產價值提供一定上限的資助。